21世纪的美术馆:未来愿景与挑战 !

今年(2016)两大值得一提的博物馆与美术馆扩建计画有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在3月对外开放的布劳耶分馆(The Met Breuer),与英国泰德现代美术馆(Tate Modern)于6月正式对外开幕的新馆「开关室」(Switch House)。

做为纽约惠特尼美国艺术美术馆的前身,布劳耶分馆除了扩增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现代与当代艺术的展览空间之外,并进而提高了它们在该馆中的能见度。共由十层楼所组成,泰德现代美术馆的「开关室」则增加了原馆近60%的展览空间,瞬间提高了该馆得以展出其典藏作品的能力。而在此同时,纽约现代美术馆(MoMA)则于年初对外宣称在未来几年间,该馆除了将对馆内空间进行部分整修与改建之外,并将收购临近的两栋建筑物以扩增馆内展览空间,预计将增加近4600平方公尺的面积,以展出日益成长的典藏作品。

这几间知名的博物馆与美术馆一系列相当重要的扩建计画,呼应了泰德美术馆主席尼克拉斯.瑟洛塔(Nicholas Serota)今年1月在美国《艺术新闻报》的访谈中所提出的观点:「博物馆与美术馆的定义不是一个死板的观念,它透过不同策展论述、艺术创新与大众需求而会不停地的演化与发展。」

21世纪的美术馆:未来愿景与挑战
泰德现代美术馆「开关室」(Switch House)建筑外观一景。

国际性与多元化的远见

瑟洛塔的发言除了涉及博物馆与美术馆的实体空间之外,事实上也包括馆内内部的策展与研究团队的安排与规画,从某个角度来看,呼应着视觉艺术创作自现代与当代以来所具有之国际化与多元化的特质。

《纽约时报》于去年11月採访了四年前离开伦敦泰德现代美术馆,来到纽约领导大都会博物馆现代与当代艺术部门的首席策展人希娜.瓦格斯塔夫(Sheena Wagstaff)。文中谈到她深厚的专业资历,她早期在牛津现代美术馆做为尼克拉斯.瑟洛塔的助理,并于1988年当瑟洛塔被任命为泰德美术馆馆长(即今天的泰德英国美术馆〔Tate Britain〕)之际,也随之进入该馆工作,参与泰德现代美术馆的筹备与成立。文中特别突显出她对于当代艺术国际化与多元化的信念,提到她加入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之后没多久即对部门员工进行改组与裁员,并开创了三个新的策展人职位,分别以「南亚当代艺术」、「拉丁美洲当代艺术」与「中东、北美与土耳其当代艺术」领域为主。

对于许多人质疑美国观众可能无法欣赏她的国际视野与艺术品味,希娜.瓦格斯塔夫则反驳说道:「和泰德现代美术馆其他的同事相同,我在馆内的工作内容主要在于重新检验西方的艺术经典,重新探讨现代主义概念中真正的意义,并试图将那样的想法往外发展⋯⋯。今天透过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我则希望让美国观众了解到在世上不同的城市中,甚至连在印度科钦—莫里兹市这种经不见传的地方,许多相当出色的艺术创作也同时正在发生⋯⋯,我对此一挑战感到相当兴奋。」

布劳耶分馆3月的开幕活动包括主题展「未完成:留存可见的思想」,其中收录了自文艺复兴时期至今近两百件完成程度不一的艺术作品,探讨刻意未完成的艺术作品其背后不同的含义,如「何谓完成的定义?一件未完成作品的价值是否就比较低?这其中,创作过程是否比结果更为重要?」同一时间,该馆也推出一场印度女性艺术家娜丝琳.默罕莫蒂(Nasreen Mohamedi)的个展,其相当极简与含蓄的创作风格相当反应出希娜.瓦格斯塔夫的艺术喜好。


建构一段更宽广的艺术史脉络

希娜.瓦格斯塔夫对于当代艺术发展的远见,也恰巧呼应了她的前同事,也就是最近被任命为泰德现代美术馆馆长的法兰西斯.莫里斯(Frances Morris)的观点,这点可以从她为新馆「开关室」所立下的目标与使命得以见证,她指出:「『开关室』将是一个以「当下」为主的展览空间,主要展出1960年代以后完成的艺术创作作品,它们将呼应一段更宽广但不失经典的叙事脉络。⋯⋯我们并不试图重写历史,但我们必须质疑机构所建构的历史。⋯⋯这个空间中展出的作品将相当的多元,并抛开单一主流性的艺术史观点,转移到一种串联性网络脉络的史学观。举例而言,我们馆内的典藏最初即是基于一段主流艺术史所组成的,那也是一种主观性的观点,在其中毕竟牺牲了许多少数艺术团体、流派与女性艺术家的创作观念、手法与作品;因此,真实发生与存在的历史绝对总是更为宽广并更为重要才对。」

21世纪的美术馆:未来愿景与挑战
英国泰德现代美术馆内部。图为2016年6月展出的作品,由法裔美国艺术家Louise Bourgeois製作。

分享所有思维之共同资产的所在

就在泰德新馆「开关室」正式开幕三个月之后,尼克拉斯.瑟洛塔也于今年9月正式对外宣称自泰德美术馆解除其主席的职务。在任职廿八年后的今天,以〈二十一世纪的泰德是一个所有思维的共同资产〉为标题,《艺术新闻报》在今年1月对他所做的专访在今天看来有着特别的意义。在文中,尼克拉斯.瑟洛塔指出「过去卅年间在英国社会中,大众对于视觉艺术的看法有着360度的转变,与其它国立性、地方性博物馆与美术馆以及画廊一起,泰德很骄傲地参与并促成这样的转变。」在提到关于21世纪的愿景,他提出:「⋯⋯表达一个观点或去评论它人的观点,直到延伸出今天司空见惯的网路辨论,突显大众愿意透过社会媒体与数位平台去挑战或交换彼此的观点,这些现象均反应出社会的改变⋯⋯而博物馆与美术馆在21世纪中首要的挑战即是要创建一个得以让艺术家希望在其中创作的空间,在其中发展呼应大众期望的计画,以促进它们与艺术的关係。它除了是一个刺激、挑衅、参与并提供得以沉思与反省的地方,也必须是一个我们可以分享所有思维之共同资产的所在。」

据此以观,在即将迈向2017年的时刻,几个重要国际美术馆在策略上的调整,已然为我们预示了美术馆下一步的演化。


透过本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上一篇: 下一篇: